暮林子

【恶作剧组/杯糕组】Bad candy



#pp和rf,接之前写过的小短文#


#有粉毛元素#


#文笔渣预警#


(1)


从梦中醒来,不知为何,头异常的痛,萍琪已经记不太清梦到了什么,但她却还记得一些零碎的片段,昏暗的地下室,满手的鲜血,黛西的尸体……甚至是隐隐约约想起的不知是谁沾染了色彩的衣角、轻柔得没有情绪的耳语都让她感到恐惧和不安……


“萍琪,你好点了吗?”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有些艰难地睁开眼。黛西朝着萍琪笑着,可眼中明显的担忧却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黛西?”


“嗯,我在这。”


只是这短短的一句话却让萍琪再次湿了眼眶,她紧紧地抱住眼前的马儿,尽力不让自己流一滴眼泪,萍琪知道,她不能哭,因为她可是快乐的派对小马啊,总是哭的话怎么传递快乐呢?


“……怎么了?萍琪?有哪里痛吗?”


萍琪突然的举动让黛西有点慌乱,萍琪经常这么抱着她,但这次不太一样,黛西能感觉到萍琪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像是受到了惊吓的猫儿.


“黛西,我做噩梦了……”尽管萍琪紧紧抱住了黛西,但她还是害怕……害怕那个模糊不清却真实得可怕的噩梦,害怕她怀里的马儿会像手中沙一般,越是抓紧,就越容易失去。


“但是,幸好那只是个噩梦,哈哈哈哈……”萍琪发出了有些沙哑的笑声,尽管现在她有非常不好的预感,她还是在心中不停告诉自己,那些都是假的,那只不过是一个虚幻的梦而已……


“幸好,你没事……”


“小傻瓜,我可是云宝黛西啊,全小马镇最厉害的天马,我们在一起克服了那么多困难,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呢,”黛西揉了揉萍琪靠在她肩上的小脑袋,“别乱想啦。”


“嗯,谢谢你,黛西……”萍琪渐渐缓和下来,再不去想那些令她心绪紊乱的画面,黛西的话让她安心了很多。“对呀,作为一个派对小马,有什么伤心事是不能用一场派对解决的呢?如果不行,就两场!”


萍琪放开了抱住黛西的蹄子,欢快地蹦跳了起来。


“这才对嘛!我们的萍琪派,就是一个乐观向上,每天都快乐地笑着的小马!”见萍琪恢复了,黛西脸上也露出微笑。


(2)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萍琪派也把这个不明所以的梦一点点忘了,即使前几天的夜晚依旧能看到一些零碎的片段,但这几天朋友们都陪在她的身边。


暮暮会去查阅一些有助睡眠的书籍,阿杰会特意给她做一些苹果派,瑞瑞会带她去做按摩(?)放松身心,小蝶会邀请她来参加与她的动物朋友们的茶会,还有黛西,虽然最近她变得越来越忙了,也不常和朋友们聚在一起了,但是她总会隔一段时间来看看她,一起烘焙蛋糕,一起玩恶作剧游戏……


这段时间令萍琪感到安心与快乐。


这样的幸福就像装饰得精致漂亮的玻璃瓶,可惜已经出现了裂痕,破碎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连同里头的糖果也会慢慢腐坏……


“萍琪……我觉得黛西最近有点…奇怪……”


小蝶在一次茶会结束的时候拉住了她,似乎有点犹豫地说道。


“哈!乱想什么呢,傻小蝶,黛西只是最近有点忙而已啦……”


萍琪说着,揉了揉小蝶的脑袋,脸上依旧是灿烂的笑容。


可其实萍琪心里很明白,黛西会在一些细节的地方表现得很异常,无论是她最近一直穿着的她自称是“工作服”的白衬衣,有意无意看向自己时眼里隐藏的其他不明的情绪,以及关于小璐的事情…似乎是因为天马考试失败了,被送到了其他的地方,黛西为此失落了好几天,甚至还在萍琪面前哭了一晚上,毕竟小璐已经回不来了…

萍琪深深觉得黛西真的很重视小璐这个妹妹……可是,这却也是让她感觉异样的原因……有次不经意间提起小璐,黛西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冷漠,可之后露出的悲伤神情又让萍琪觉得那是错觉……


“也许,是我想多了……”小蝶眉头微皱,声音变得更加细弱,“唔……”


她突然感到一阵眩晕 。


“小蝶,你怎么了?你看起来不太好……”


“没事的,萍琪,可能是我昨天哄小动物们睡觉的时候,没有休息好啦……”她有点虚弱的笑了笑,“下次茶会我一定会打起精神来的!对了,我还想尝尝你今天做的曲奇饼,天使兔也很喜欢这个。”


“噢,小笨蛋,你喜欢的话,我之后做好了会寄给你的,现在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下次茶会我一定会带很多很多美味的甜点的!你只要泡好茶等着我就行啦!”


“……嗯!”


(3)


小蝶明白现在萍琪应该听不进她的这些话,小蝶觉得自己也不该怀疑朋友,但自从小璐被放逐后,黛西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这似乎很正常,但从那之后,黛西就很少再回陆地上了,除了偶尔过一段时间会来看看萍琪,她几乎很少与朋友们联系,她似乎有什么苦恼,可又不向朋友们倾诉……她一定是太忙了!朋友们都是这么认为的,连小蝶刚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发现了黛西偶然掉落的一瓶浑浊得有些看不清像是颜料的液体,她没有多看就将这瓶液体还给了黛西,因为好奇心的驱使又向她询问,


“你不需要知道这是什么,你要明白,这对你没有好处……小蝶,也许你更适合在陆地。”


黛西的话令她感到不解,但也因此产生了怀疑,她发觉她的朋友似乎在掩饰什么……这令她感觉不安,她甚至有一种不好的想法,眼前的黛西可能是谁伪装的,接近萍琪想对她有什么不好的企图,而越这么想她越能感觉到异常……她开始害怕,她害怕隐藏的危险,她害怕她的朋友会遭遇不测,她害怕她会失去这只传递给她快乐的粉色小马……


“天使兔,这是什么?”


小蝶看到天使兔抱着一个精美的粉色纸袋,天使兔见小蝶问道便立刻将它递给小蝶


“oh,是萍琪让你给我的吗,谢谢……”


“是曲奇饼呢,你也想来一块吗,天使兔?”


天使兔快速点了点头,眨巴眨巴小眼睛,难得乖巧地坐等着小蝶将一块曲奇饼送到它面前,愉快地啃了起来。


尝了一块曲奇,忽地看到里封口处的“Have a good rest”,小蝶不自觉地笑了,她的朋友也在关心着自己呢.


……


小蝶将纸袋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头的小桌上,动物们已经睡着了,她关上灯,躺上床,盖好被子,想着明天该怎么给萍琪回礼,想着怎么将她想对她说的话告诉她,想着该怎么保护她亲爱的朋友不再受到伤害……


而她的夜是那样的漫长,她很快就不需要为这些所困扰了,她已迷失在了梦中……


(4)


“果然是在硬撑啊……”黛西轻轻将手附在萍琪的额头上,“在发烫呢。”


“黛…黛西,我还好……”

萍琪声音有点颤抖,她很少生病,一直那样活泼开朗又好动的派对小马是绝不轻易生病的,毕竟她不想因为生病错过任何一场派对.


“我知道的,萍琪,因为小蝶的事你难过自责了很久,失去了一位好友,我们都很伤心,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犯罪马也被处刑了不是吗……”


“你病得很重,陆地上的医生无法医治好你的,……所以,你应该待在这里,直到你完全康复为止都不能出去,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相信你,黛西,我会振作起来的,朋友们一定不喜欢看到一个没有精神的萍琪派,小蝶也一定不喜欢……”


……


(5)


冰冷的机械重复性地运作着,绚丽的彩虹下是被碾碎的尸骨,如同地狱一般的画面。


“果然还是不会听话啊,”她无奈地轻叹了口气,“没关系,毕竟我什么事情也无法成功隐瞒你呢……”


“Oh,黛西,你这是什么新的恶作剧游戏吗?可是,万圣节已经过了哦,扮鬼游戏已经不流行了……”


“不是恶作剧哦,当然也不是什么噩梦,这就是真正的现实啊,这就是给予小马快乐的根源呀,你不是也一直想知道彩虹是怎么制造的吗,萍琪……”


“怎么会……”


她突然发现掉落在地上的一瓶破裂了的液体,与其他色彩不可融合的,还未完全搅碎的骨头的碎块浸泡在棕橙色液体里显得更加浑浊不堪,因为没有封口而泄露出些许令马作呕的恶臭气息。


“怎么?你在意这个吗?真可惜,这里装着的并不是那些愚蠢的小废物……是你的朋友芝士三明治哦.”


“芝士三明治……”


“是的,就是那匹该死的公马,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他也算是你的朋友,你很在意他吗?对你来说他是比我还要好的朋友吗?我讨厌他.”


“我讨厌他看你的眼神,流露出的情愫令我厌恶,所以,我挖掉了他的眼睛……”


“我讨厌他与你谈话的嘴,像是会随时向你吐露任何不该有的思想,所以,我割下了他的舌头……”


“我更厌恶他任何一只想要触碰你的蹄,所以,我切断了他的四肢。”


平淡的语气仿佛不是在描述那样残忍的画面,而是在陈述一件十分平常的小事一般。


“当然,因为他是你的朋友,所以我最后让他死在了制造彩虹的机械中,为大家制造快乐了哦!他肯定也是想到死为止都能让小马们开心吧哈哈哈哈哈……”


“你…不是小黛西,你这个残忍的恶魔……”


纯澈的蓝色眸子染上深深的恐惧色彩。


“说什么呢,小傻瓜,我当然是云宝黛西啊,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


(6)


悬挂着的彩带,颜色各异的气球,散发香味的糕点,装饰得如同一个派对的房间,却没有一点生气。


“你不喜欢待在这里吗?我准备了你喜欢的一切,彩带,气球,还有杯糕……为什么你不想待在这里?”


“……”


困于囚笼中的少女依旧一副失了魂的样子,不再明亮灵动的蓝瞳变得更加阴暗无神。


“你恨我,因为我欺骗了你,把你关在了这里,不允许你回到陆地,杀了那匹公马,甚至对你做了过分的事……”


“但是,那是因为我想留住你……”


“我不恨你,黛西,”


许久未开口的少女发出了有些虚弱的声音。


“萍琪……”


她紧紧抱住了黛西,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我会原谅你的……”


鲜艳的血液染红了纯白的衣裳。


“……所以,拜托你从黛西身体里离开,恶魔。”


刀子深深刺入了虹发少女的腹部,而她好似没有发觉一般,也向萍琪展露出微笑。


end


是昨天摸的杯糕(=^▽^=)

大概有一咪咪的进步吧qwq

p3p4大概可以做情头˶⚈Ɛ⚈˵

pp和rd都是我的小可爱♡



前些天摸的杯糕

p2动作有参考

果然不太会画马呢(虽然人也不怎么会画就是了)

p1是一只pp

画不出她的可爱=^•ω•^=

最近在练指绘 所以顺便把旧图翻新了一下
qwq

p2是第一次指绘画的杯糕团子(?)

是我了

影爷:

是我

Max:

是我。

七米。:

是我。

芜名氏:

是我

之乐匠:

是我

废豚🌸: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恶作剧组】甜食控少女


#是小甜文!很短,文笔渣#

#其实是因为吃了刀子给自己的安慰#

萍琪派很喜欢甜食,无论是精心可爱的杯糕,小巧精致的甜巧克力,还是清凉爽口的冰淇淋,总是能看到她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来.

不过,最近经常看到的是她随身携带着各种各样的彩色糖果,偶尔也会分给朋友们.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糖果啦,但如果是萍琪给的,我还是吃的,有什么比喜欢的人亲手喂给你糖果更令人高兴的呢?

“呐呐,黛西!这颗粉色的糖果是专门留给你的,可甜了!”

我吃下她喂给我的那颗粉色糖果,看着她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似的,我忍不住靠近她,嗅到了她身上甜甜的气味,在她嘴角轻轻舔舐了一下。

“欸……!?”

“嗯,这颗粉色糖果的确很甜。”

#不会取标题咳咳#

#是pp和rf!这对的粮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了,但是还是阻止不了我爱这对!#
#灵感是来自好久之前看过的一个小段子#
#比较短且文笔渣,请各位观看愉快#

    “……不是的!黛西……我没有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更没有……呜呜……杀掉你……!我……我不会做这种事的……呜……”
   

    这里像是一个封闭的地下室,无法从外面透出一丝的光亮、露出一点声响,只有一个摇摇欲坠的发着微弱光芒的吊灯,四周弥漫着的血腥味令人作呕,地上躺着的是萍琪最好的朋友,云宝黛西的尸体……

    萍琪觉得这一定一定是一个可怕的噩梦!不仅仅是因为她绝对不会做出伤害黛西的事,更因为在她面前的还站着另一个黛西……身上穿着很正式的白衬衣,衣角似乎染上了些许的彩色颜料?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可是,你的身上沾满了我的鲜血呢……”

    听着萍琪的哭诉,黛西似乎不为所动,对自己的死亡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

    “手上还拿着行凶的刀子呢.”

    “……”

    这些萍琪都无法解释,因为当她一睁开眼睛,自己就是这副模样,眼前的黛西对着自己质问的语气毫无温度……恐惧和悲伤将此刻的心浸染,原本纯澈明亮的蓝眸失去了光彩,渐渐变得灰暗.

    “……对不起,但是求你了,黛西……拜托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我当然相信你啊,我亲爱的萍琪……”

    黛西慢慢靠近她,轻轻抱住了还在低声啜泣的萍琪,安慰地拍拍她的后背,在耳边低声说着.

    “……因为,是我杀的啊.”

是单马尾的恶作剧组(*>◡❛)

一直很喜欢pp的女仆装(^ρ^)/
以及私设的rd的衣服 瞎几把画的⚽

她们真好♡

好喜欢她们♡

又重新上传了一次,希望这次图片不要糊,qwq